2004年阿淳19歲,因為詐騙40次,被抓。那一年,杭州朝暉路派出所刑偵民警邢戟鋒33歲,就是他抓了阿淳。邢苦口婆心,阿淳低頭不語。
  2010年阿淳25歲,搞香煙詐騙。這一年,邢戟鋒39歲,已是東新派出所刑偵副所長,又抓了阿淳。
  今年,阿淳29歲了,冒充記者詐騙,騙朋友的本田車,第三次被抓。
  昨天,東新派出所教導員邢戟鋒43歲,三見阿淳。
  阿淳啊,都十年了,你怎麼就不改好呢?《十年》這首歌里有句話這麼唱:如果那兩個字沒有顫抖,我不會發現我難受……
  這緣分,實在是讓人著急啊!
  第一次見:
  他在酒吧里裝海歸富二代
  2004年,阿淳第一次見邢戟鋒。
  “他是在酒吧里裝海歸,裝富二代,一次次地問人借錢,借打手機,借了之後就沒影了。”邢戟鋒記得很清楚,當年自己記錄這個淳安小伙的報案記錄到手酸,因為居然有40起。
  阿淳從小在農村長大,腳力足,開溜快。他15歲就進過少管所,家裡人根本管不了他。從那時開始,他的生活基本上都是在監獄里度過,就是在監獄里他練就了一口流利的杭州話。
  阿淳因此被判刑7年6個月。
  在最後一次提審的時候,邢戟鋒誠心地說了一句:“你還年輕,出來之後找個正經工作,真不行,來找我,我幫你。”
  阿淳不語,但輕輕點頭。
  事後,邢戟鋒總和同事念叨,不知道阿淳現在怎麼樣了?
  第二次見:
  白襯衫年輕人走進香煙店
  時光如水。2010年,一起詐騙案擺在了東新派出所面前。
  陶老闆在香積寺路開了一家香煙店。那一年5月9日晚上,店門口停下一輛東風貨車,車上下來一個身高170cm左右,穿一件白襯衫的年輕人,開口就問:“你這裡有沒有軟中華三字頭?老闆在請客,你趕緊送9條到對面飯店2樓的包廂里。”陶老闆拿了9條軟中華,用塑料袋包起來,送到了指定的包廂。包廂里只有兩個人,一個就是那個年輕人,另一個大約二十七八歲,大概就是“老闆”。
  那個年輕人問他:“你怎麼不用報紙把這些煙一條一條包起來?”說著,就接過他手上黑色塑料袋,走到外面,並把錢包給邊上的“老闆”,讓他付錢。“老闆”打開錢包,才發現裡面什麼也沒有,他說“上當了”。陶老闆他們追下去的時候,那個年輕人早沒影了。二十七八歲的“老闆”說自己是來談生意的,事後才知自己無意中被騙子阿淳當了道具。
  東新所民警花了大力氣,抓了那個年輕人,案卷送到了刑偵副所長邢戟鋒手上。
  邢戟鋒一看照片,倒吸一口涼氣。
  “還認識我嗎?”邢戟鋒下樓,去看阿淳。阿淳看了一會兒,低頭,再低頭,索性不抬起來了。
  邢戟鋒像個哥哥,想要罵醒不爭氣的弟弟。
  阿淳喃喃地說,會改。
  第三次見:
  黑緊身褲冒充記者
  時間又過了4年。今年9月、10月,東新派出所接到三起詐騙——
  第一起,網吧借打手機,騙子不見了。
  第二起,這說起來,錢江晚報小記很氣憤啊,有個男的,冒充記者打的巡游,說是要體驗杭州交通。男子騙取的哥信任之後,謊稱自己忘帶身份證,給了的哥500元,要他幫忙去開個房間。的哥不知是計,下車,男子趁機偷走了他車上8500元。
  第三起更戲劇性。報警人小王接到一個許久未見的朋友電話,說是“我們聚一聚吧”。小王開自己的本田車接上這位朋友聚餐。吃完,那朋友說自己買單,但錢包落在小王車上了,借車鑰匙一用。結果這一去,人和車一起蒸發了。
  三位報警人提到的騙子,形象如出一轍:身高1米7不到一點,身材中等,長得白凈。
  東新所很快抓到了這個騙子。
  早在聽第一個案子的時候,已是教導員的邢戟鋒已有不詳預感。“不會又是阿淳吧?”
  昨天凌晨,預感還是化為現實,阿淳第三次來了。
  白衣,外罩馬甲,黑緊身褲,斯文框架眼鏡,外表看,真是蠻蠻好一個年輕人啊!
  “阿!淳!”邢戟鋒平時是個冷靜的蜀黍,這一次,他提高了音量,一字一頓。
  “阿淳,說你什麼好?你還有什麼好說?”
  都說事不過三,希望這是最後一次!
  (原標題:十年,他抓了阿淳三回這緣分真讓人著急)
創作者介紹

手鏈

je31jegp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